盛兴彩票696

空军雷达兵某旅旅长曹开富

朝霞初映,空军雷达兵某旅官兵调试设备,守望空天。 焦义宝摄

“要有出息,长大了能走多远就走多远”

一路穿越车流拥堵的街道,驶过熙熙攘攘的闹市,来到空军雷达兵某旅官兵驻守的山脚下,已是华灯初上。

汽车沿山路上行,拐了一个又一个弯,上了一个又一个陡坡,我们终于来到山顶上。沿着山坡而建的雷达站营区和阵地,渐次出现在眼前。

30年前,还是新兵的曹开富,上山走的也是这样一条路。当时“几乎是闭着眼睛,不敢朝下看”。如今这条路,曹开富“熟悉得就像自己的掌纹”。

路,越熟悉就越感到近,越陌生就越感到远。

30年前的这个山头,对于曹开富来说,不仅是一个陌生的地方,还是十足的远方。

曹开富一口“东北腔”,谁也想不到他出生在江西的鄱阳湖边。从小到大,他的世界,“除了头顶的一片蓝天,就是眼前的一片湖水”。高中毕业那年,在县城造船厂工作的父亲想让曹开富到船厂工作。但曹开富始终记着母亲的一句话:“要有出息,长大了能走多远就走多远。”那年,一心想要“走出去”的曹开富报名参军,拿到了空军部队的入伍通知书。

启程去部队,曹开富第一次坐轮渡。看着船头犁开湖面,感受湖面上的风拂过脸庞,兴奋的他,想象着以后的路可以像眼前这片水域一样越走越宽阔。

坐火车,倒汽车……历经7天抵达东北某边防雷达站,站在山顶的曹开富,视野里一片雪白。

新训后分配下连,曹开富给家里写了一封信:“这里离家挺远,我们的职责是踏踏实实给祖国看好天空。妈妈想我的时候抬头看蓝天,儿子和您看到的是同一片天。”

尽管家信写得豪情满怀,但漫长的北方冬季,无时不在考验着这位第一次出远门的南方兵。家乡的湿润空气,似乎永远也吹不到北国。即使在地图上,从家乡到雷达站的距离用一个标尺就能丈量,曹开富还是感受到了一种实实在在的遥远。

1 2 3 4 5 6 下一页